当前位置:绿茶小说>羽赤炎之瞳 > 第七十五章蝉鸣在林,惊于四野(下)

羽赤炎之瞳 :第七十五章蝉鸣在林,惊于四野(下)

  秦鹿帝国的皇家牧马林突然失火,除了几匹颇有灵性的御马侥幸逃出之外,山林中原本负责养马的那几十名官员全部都丧生于火海,被烧的干干净净,最后还是得益于白鹿书院的几名先生怜惜山林中的动、植物的无辜性命,以绝世修为布出大法阵,在山林上空引来倾盆大雨连续下了整整三天三夜,才将这场大火彻底熄灭……只是这场大火过后,原本景色宜人、风景秀丽的皇家牧马林也是变得满目疮痍、不堪入目,不知还需要再过多少年的光景,才能恢复如初。
这场火灾的发生,在秦鹿帝国的民众之中引起了轩然大波。虽说这座皇家牧马林平日里也不对外开放,他们也无缘一睹林中风景,可因就为这事发生在京城之外,关乎着秦鹿帝国的脸面。所以,这群一向以秦鹿之人身份为荣的普通民众,纷纷对此怒不可遏。他们指责于山林牧马官员的无能,若非这群官员已然丧生火海,使得民愤稍稍平息了几分的话,恐怕这群愤怒的民众也会将他们生吞活剥。更有甚者,联想起了今年白鹿书院的招生仪式,想起了这几个月以来纷纷从别国涌入的学子。怀疑他们便是这场火灾的元凶,纷纷上书官府请求将这群别国学子全部驱逐出境。
一时之间,凤陵城中的别国学子心中亦是纷纷担忧起来,开始变得深居简出。毕竟,三国交好也只是近几年才发生的事情,早在前些年间国与国之间还有血仇,武侯夏侯霸更是曾攻取过南燕六关十三城。对此,朝庭官员自然也是一个头两个大。这场火是怎么燃起的,普通民众不知晓,可对于他们这些有官家身份的人却是知晓的一清二楚。虽不明白羽林军为何会纵火烧山,但想来必是皇命所允。甚至,他们都隐隐猜测,难道说真是因为陛下对于白鹿书院今年的“天下取才”有所不满,所以才故意命羽林军纵火烧山,其目的就是为了激起民怨,继而顺势将别国学子驱赶出去?不过猜测终归是猜测,他们也不敢凭借猜测去做事情,只好将这巨大的民怨层层上报。
好在朝廷上层对于此事还是极为重视,很快便给出了一个说法。此场火灾的引发缘由,乃是因为负责牧马林的太仆寺下大夫张浦东玩忽职守,而他手底下官员在山林里违规野炊,继而引起的火灾。但念在这群官员在事发之后,为了救火而全部殉职,故一向大度的朝庭决定不再追究其官员家属的连带责任。
对于如此蹩脚的说法,民众们显然并不卖帐,反而是激起了他们心中沉寂已久的怒火,他们纷纷指责朝廷的不作为,更有人顺势提起了秦鹿三十一年冬,秦鹿军方放着大好优势于不顾,而与南燕签订和平条约之事……这次,一向对皇权畏惧的民众们,竟是一反常态。纷纷涌入别国学子所居住的旅店之中,进行一番打砸。此事发生之后,有部分胆小的学子更是偷偷溜出了凤陵城。而驻扎在凤陵城之中的西凰与南燕两国的使者对于此事,也是怒不可遏。然而,还不待他们有所表示出自己的不满,愤怒的民众们更是直接包围了这两国的使馆,吓得这群使者们只好紧闭大门,躲在使馆里听着外面的无尽谩骂、以及飞砖砸门之声。
……
……
文侯府中,苏百龄正端坐在书房之中,只是他的神态再无以往那般智珠在握时的轻松,而是显得极为愁锁,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,他不禁用手轻轻地揉捏着自己的眉头,这几日以来,他早已被底下民怨之事搞得焦头烂额,甚至连他自己每晚的例行修行时间,都没有了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区区一场火灾,竟然引起了这么一系列反应,而且都上升至了国与国之间……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,饶是以苏百龄的性情也有些端坐不住。普通民众不知晓秦鹿三十一年冬两国休战的具体原因是什么,可他却深知其中利害。眼下魔族仍在虎视眈眈,人族三国之间切不可因此小事而起间隙。毕竟,他才是这场大火的始作俑者。哦,不对,真正的始作俑者应该是那只“一十七年蝉”才对,他只是为了掩盖事情真相,而不得不纵火毁尸灭迹的。但无论怎么说,这次终归是他们秦鹿帝国内部原因,其它两国学子与使者只是被殃及的池鱼,被迫受了无妄之灾而已。只是,苏百龄怎么也没想到,一向对这个国家都信任无比的普通民众,为何这次会一反常态?而这会儿,他却也是再顾不得去思索原因。眼下当务之急便是要先灭火,先扑灭民众心中的这团熊熊烈火。
就在此时,房门却又是急促的响了起来。
苏百龄闻声,深呼一口气,调整了一下状态后,这才让人进来。
进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心腹陈筹。
“又发生了何事?”苏百龄有些不悦道。
陈筹一脸急迫地说道:“先前,我按照侯爷您的意思给他们下达了命令,奉常监保护起了那些外国学子跟使馆的安全,廷尉府也已经镇压住了闹事的民众,逃出去的一些学子,也被鹿角关兵士拦截住,护送了回来……”
“这不挺好吗?只要消息暂时不外泄出去就行了。对于两国使者与那些学子倒时再慢慢安抚便是……”苏百龄有些迷惑道。
“可是,那些民众又闹起来了。”陈筹有些无奈道。
“怎么回事?我不是告诉你,他们都我秦鹿自己的子民,廷尉府那群人只需吓唬吓唬就行,难道说他们敢违逆我的命令,擅自动了刀兵?”苏百龄浮现出一丝薄怒。
“那倒没有,廷尉府镇压的时候我也在其中,遵从侯爷您意思,为了不刺激那些民众,廷尉府人甚至连刀兵都没有带,只是抓捕住了几个带头的……”陈筹据实禀报道。
“那到底是为什么?难道这些该死的贱民还真敢造反不成?”苏百龄不禁勃然大怒道。
“他们……他……”陈筹一脸为难地看着苏百龄,欲言又止。
“据实说。”苏百龄怒斥道。
“是。”
“那些贱民不知在哪里听说了陛下如今正在闭关的消息,知晓国朝一应事物都是您在做主。所以,他们认为此事陛下并不知情,是您在蒙蔽圣听,私收贿赂,故意包庇其它两国的使者、学子……”陈筹说到这里,小心翼翼地看了苏百龄一眼,没敢在继续往下说。
“说下去,还有什么?”苏百龄追问道。
“他们写了万民血书,正在聚众跪在宫墙之外,要求上达天听。他们还…还……”
“全部说完。”
“他们拉着横幅,骂您是‘卖过贼’。”陈筹说完之后,小心翼翼地看着苏百龄。
“卖国贼?”苏百龄默默地念叨着这三个字,不由气急反笑。
陈筹见状,连忙跪倒在地。
苏百龄有些萧瑟地笑了笑。
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执政这么多年以来都是稳稳当当、顺风顺水。临了,却是在这么一件小事上栽了这么大的一个大跟头。一想到这件事,都是由那只“幼蝉”引起的,苏百龄便暗恨不已,同时心中也浮现起了一抹深深的恐惧。十余年前,他便在他的光环之下,显得晦暗无光。想不到十余年后,他的传人刚一现世,却又给他带来这么大的一个麻烦。
“难道说,那只‘幼蝉’真是自己的克星?”苏百龄不禁喃喃自语道。
“侯爷……”见苏百龄陷入恍惚之中,陈筹也是不禁轻轻唤了一声。
听着陈筹的轻唤,苏百龄也是从恍惚之中反应过来。他知晓,他现在已经连恍惚的时间都没有了。一旦真被这群民众惊扰了秦鹿帝的将养,到头来受罪的还是他。而以秦鹿一向在民众树立的明君形象来看,虽不至于说真将他性命如何,但为了平息民怨让他受点苦头、委屈却是一定的。
一念至此,苏百龄脸上也是徒然生出一丝杀气,冷冷道:“一群贱民而已,难道还真能反了天不成?本侯怜惜他们的贱命,却被他们得寸进尺。莫不是以为本侯真不会杀人?”
“你持我令牌去廷尉府找司马言,让他将先前抓起来那些闹事头子,全部给我带到城墙上……本侯要杀一儆百。”苏百龄声音冰冷地掏出令牌丢在陈筹面前。
“是。”陈筹闻言,亦是不敢再有所建言,连忙拾起令牌推门而去。
陈筹离开之后,苏百龄压抑许久怒火再也控制不住,拿起书桌那枚做工精美镇纸狠狠一捏,只见这枚他平时里最为喜爱的镇纸直接化为粉末。
苏百龄又在书房里静坐了一阵,当他预计廷尉府已经将人带至城墙上的时候,他站起身来准备前去杀人。而就在这时,陈筹却又是急匆匆的返了回来。
见状,苏百龄微微一怔。
只见陈筹一脸欣喜道:“侯爷大喜,那群民众已经悉数散去。”
“怎么回事?”
苏百龄不解地问道,不过他心中倒是却也长松了一口气,毕竟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他也不愿变成一个血淋淋的刽子手。
“是白鹿书院,白鹿书院出面了。关键时刻,白鹿书院里的教习们出面安抚住了这些民众。”陈筹连忙解释道。
“白鹿书院?”苏百龄思索道,随即却是脸色一变,恍然大悟道:“我就说这些贱民这次怎么会一返常态?原来私底下是白鹿洞在推波助澜……”
陈筹闻得此言,脸色骤变,一时之间亦是噤若寒蝉。

!!禁止转码、禁止阅读模式,部分内容隐藏,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!

  绿茶小说|网站地图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